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杂志社·记者 >> 记者 >> 李香钻

信访:为改革发展营造和谐环境

2012-08-14 16:20:27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信访办,政府立,晴雨表,汇民意;百姓来,诉苦衷,有冤屈,求公理;民最大,笑脸迎,真倾听,知根底;听党话,懂政策,赤诚心,解难题……”多年来,北京市昌平区信访办正是秉承这样的“三字经”,带着感情和责任为民众排忧解难,赢得了群众的交口称赞。“干信访第一条是感情,有感情才不会糊弄人家。我常说,要真正把来访群众当家人,把群众来信当家书,把群众反映的问题当家事,为群众做些力所能及的善事。”昌平信访办主任梁士强如是说。

和谐社会,既患寡也患不安。空前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在给我国发展进步带来巨大活力的同时,也带来各种矛盾和问题。作为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信访,以其察民情、听民意、解民忧的独特功能,成为创新社会管理的重要资源。全国政协副主席厉无畏指出,“社会管理主要是对人的服务和管理,说到底是做群众的工作。而信访工作是党的群众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了汇集社情民意、推动政策落实的功能,在推进社会管理创新的过程中,信访工作可以有所作为而且责无旁贷。”来自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字显示,自2005年我国信访工作一举扭转全国信访总量持续12年攀升的势头之后,信访形势连续6年保持好转的良好态势,为改革和发展创造了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

围绕中心,服务大局。进入新世纪以来,全国政协十分重视信访工作。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多次对政协信访工作作出重要批示;全国政协委员们纷纷利用大会发言、提案等形式,对改进和加强信访工作出点子、提建议。6月24日至7月2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厉无畏率领全国政协无党派人士界别委员,就“重视信访工作在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中的作用”到甘肃和北京开展调研,为进一步健全社会管理机制和提高社会管理科学化水平,进而为建设完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管理体系建言献策。

畅通渠道:架起群众连心桥

“以前,长途跋涉到城里上访,却不知道该找谁反映问题;现在,干部下访到家门口,当面了解情况还限期予以回复。”这是北京市瑞旗家园小区居民张大爷眼中的变化。2009年以来,北京市不断强化领导接访、下访、约访制度,通过定点接访、专题接访、重点约访、上门回访等形式,为广大群众开辟了一条反映问题、解决问题的畅通渠道。“领导干部接访下访约访,不仅解决了一件件信访事项,还拆掉了一道道阻隔干群的篱笆墙,架起了一座座连接党和政府的连心桥。”对此,全国政协常委、无党派人士界委员召集人杨歧给予了高度肯定。    信访通,社会才能少些痛。不平则鸣,如果利益表达和诉求机制缺失,利益表达和诉求渠道不通畅,信息严重阻塞甚至出现“中梗阻”,很容易导致“小事拖大,大事拖炸”的不良后果。委员们认为,必须改变群众诉求无门的现状,充分保障公民表达权、监督权,畅通公民利益表达机制,特别是要建立和完善弱势群体表达和诉求机制。

畅通渠道,关键在于找到合适的“载体”。近年来,从“背靠背”到“面对面”,从“你上来”到“我下去”,从“你约我”到“我约你”,各地纷纷建立领导干部下访接访长效机制,压实了领导责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副总工程师穆京祥认为,这样可以将接访平台前移,变门诊为出诊,与群众零距离沟通,面对面服务,从而及时化解矛盾,有效地控制和减少了集体上访和越级上访,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基层是信访工作的重心,也是社会管理创新的源泉。全国政协委员、注册资产评估师陈箭深认为,必须发挥基层组织和基层干部的作用,夯实和谐稳定的基石。在北京市东城区,“网格”实实在在地进入了人们的生活。根据完整性、便利性、均衡性、差异性原则,东城区将所辖区域划分成若干网格状的单元,由专门的网格工作人员对社区实施24小时动态、全方位管理。小到社区环境卫生、居民矛盾化解,大到社区党建、社会治安维护等,网格都能管,而且管得好,形成了“访无大小都有人管,事无新旧都有人盯”的良好格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认为,东城区“网格化管理”给信访工作的另外一个启示就是:变“单兵作战”为“集团作战”,对基层社会管理资源和力量进行整合。她建议,将目前党政机关、人大、司法等众多分散的信访机构进行整合,形成协调联动机制;健全全国信访信息系统,把一些重大问题的信访资料上网公示,请群众评议;建立一套科学统一的信访登记体系和检索体系,克服目前信访群众盲目投诉、反复投诉、多方投诉造成的巨大资源浪费。    

“依法理性表达诉求的多了,无理缠访闹访的少了;到指定信访接待场所反映问题的多了,围堵党政机关、堵塞交通等过激行为少了;逐渐有序反映问题的多了,越级、集体上访的少了。”国家信访局副局长李皋告诉记者,近年来正是通过开通信访绿色邮政、专线电话、网上信访等多种渠道,引导群众更多地以书信、传真、电子邮件等书面形式表达诉求,确保民情、民意、民智顺畅上达,信访态势才得以持续好转。

事要解决:答好民生大考题

在甘肃省信访局局长俞成辉的手机里,一直保存着这样一条短信:“俞叔叔,我们家的事麻烦你们了。我从小失去父亲,长这么大,叔叔又让我感受到了父亲般的温暖……”这条短信,是老上访户郑巧娥的女儿发给他的。据介绍,为实打实解决信访问题,甘肃省信访局创新形成了带感情贴近群众,耐心接访;怀深情宣讲政策,真心走访;用激情对待工作,诚心下访;以真情化解矛盾,恒心息访;靠亲情解决困难,爱心回访的“五情五心”工作法。此外,他们还打破常规,通过综合运用政府救济、社会和民间救助等多种方式,推动疑难信访个案的解决。

“此法是密切联系群众、践行为民宗旨的真实写照。”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孟洛明认为,化解信访积案资金对解决疑难信访问题起到很大作用,中央应进一步加大化解疑难信访问题资金投入;应考虑经济不发达地区、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压力大的客观实际,中央在划拨专项资金时,加大对西部落后省份的帮扶力度。

以群众工作统揽信访工作,已经成为各地信访部门的共识。近年来,各地各信访部门“事要解决”的力度不断加大,从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人手,依法按政策及时妥善处理人民群众反应的生产生活中的实际困难和问题,力求“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来自国家信访局的数字显示,2004年,农村土地征用、城镇房屋拆迁、国有企业改制、涉法涉诉、部分军队退役人员等五个方面的信访工作比较突出,占到了信访总量的75%,而目前这五方面的信访问题已经明显缓解,在信访总量占比重降到了2011年的51.9%。    “坚持以‘事要解决’为核心,把切实做好群众合法权益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加强和创新信访工作以及社会管理的应有之义。”全国政协委员、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审计合伙人张国俊认为,初信初访要及时就地处理;要充分发挥信访联席会议作用,协调解决重大信访问题;集中力量化解信访积案。对一些长期积累、久拖未决、无主管单位、无责任主体的信访积案,打破常规,综合施策,通过综合运用政府救济、社会和民间救助等多种方式,推动疑难复杂信访个案的化解和解决;对有合理诉求、但又无明确政策规定的现实问题,积极完善政策措施,予以妥善化解。

“我是从事医学研究的,解决疑难杂症和解决疑难积案在某些方面是相通的。我建议,除了做好政策的宣讲外,还要重视心理辅导。”来自北京协和医院的李大魁委员说,一些所谓的上访“钉子户”在心理上很大程度会存在偏执、偏激和孤僻的症状,只有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打开心结,才能寻求问题的解决。

功因人成,业因人广。提高信访人员工作能力,对推动“事要解决”至关重要。近年来,北京市每年定期对全市基层干部组织大规模培训,依托北京大学开办主管信访工作局级领导和信访部门负责人群众工作专题集中培训班;甘肃省坚持从基层和其他部门选派人员到省信访局挂职锻炼的同时,还选派省信访局副局长到信访问题突出的市州挂任党政副职,协助当地党委、政府抓信访工作,形成了“双向挂职锻炼”制度,工作效果明显。委员们认为,要将这些好的经验做法加以推广,加大对信访干部的培养和使用力度,进一步提高信访工作的能力和水平。

树立权威:提高政府公信力

北京市在联席会议下成立政策研究组,直接推动了15项政策大礼包的出台,解决就业、医疗、社会保障等民生困难,涉及资金300亿元,惠及350余万元,从根本上涉及了一大批重大矛盾隐患;甘肃省政府专门制定了《重大决策程序暂行规则》,组建法律专家咨询组,完善法制、信访等机构负责人列席常务会议(办公会议)制度,推进了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和规范化……委员们认为,充分发挥信访工作在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中的重要作用,最重要的是把信访工作纳入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整体部署,坚持依法行政,树立司法权威,从源头上加以治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研究表明,频发的信访事件折射出来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由于政府政策的不连贯性、行政决定的出尔反尔、行政执法的畸轻畸重、承诺和兑现的巨大差距、口号和实际的脱节等导致的政府公信力的下降。全国政协常委、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研究员毕作滨认为,应该认真研究信访事件的发生与当前政府公信力下降的内在关系,建设诚信政府,实现善治,赢得政府公信力的理性回归,特别是要增强政府日常的依法行政能力和提高政府日常管理服务水平,“这是预防和减少信访事件发生的根本之策”。    

提高政府公信力的另一个解决之道,在于树法治权威。当前,部分群众片面理解信访,信“闹”不信“理”、信“访”不信“法”,认为“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某些领导干部在处理信访问题时,习惯于常规行政方式的通过批示、指示、打招呼来推动“案结事了”,而不是通过全面把握与分析并通过必要程序来解决问题。全国政协常委、国家京剧院原院长吴江认为,要加快推进信访工作的法制化进程,坚持依法行政,把法治理念贯穿信访工作全过程,着力完善信访工作法律法规,建立信访工作科学程序;进一步完善于法周严、于事简便、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总体要求相适应的信访法规制度体系;努力建立畅通、有序、务实、高效的信访工作新秩序,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和谐稳定;进一步加强和

发挥纪检部门、司法部门、新闻媒体和网络民意的监督作用,避免许多在群众信访中反映的权钱交易、权权交易、滥用权力等现象。

和谐社会并非没有矛盾,也并非要掩盖问题,而是应该积极化解矛盾,努力解决问题。委员们认为,信访工作必须主动有为,不断为减少和化解矛盾培植物质基础、增强精神力量、完善政策措施、强化制度保障,进而将问题解决在基层,将矛盾化解在内部,将隐患消除在萌芽。口

链接:

信访制度,本质上是一种传递民情民意和替代性缓解或解决纠纷的制度安排。世界各国都有类似的化解矛盾、调停内部争端的制度。   

瑞典的议会监察专员制度。根据瑞典法律,议会专员享有视察权、调查权、建议权、公开监察事项权和公诉权。议会专员不仅可以自行展开调查,也可以受理民众申诉和控告。瑞典民众对该制度评价颇高,将其称为法律的监护人。    

加拿大的申诉专员制度。加拿大在联邦一级设立联邦申诉专员署,专门处理公民及其公务员的违法或者过失行政行为的投诉。申诉专员享有调查、建议、报告、公开等权力。申诉专员在接到公民投诉后会展开调查,如果查证投诉属实,则可通知相关行政机关建议予以处理。

日本的行政苦情处理制度。日本的苦情处理制度包括行政相谈、行政苦情申诉与处理、行政投诉解决促进委员会制度。规范苦情处理既有法律,如《行政相谈委员法》,又有法规训令,如《行政苦情协调处理要领》。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