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杂志社·记者 >> 记者 >> 李香钻

美丽乡村调研:歌者何曾弃乐园

2013-05-10 10:26:45 来源:《中国政协》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原标题】 歌者何曾弃乐园

初夏时节,麦随风里熟,梅逐雨中黄。全国政协无党派界别人士调研团,奔赴安徽和浙江,找寻着美丽乡村,追逐着绿色发展的理念在乡村留下的闪亮足迹。一路上,无论是饱经历史沧桑的古老村落,还是朝气蓬勃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村村天蓝、地绿、水净,人人安居、乐业、增收。无论是干部还是村民,一提及“美丽乡村”,似乎都唇齿留香,都有说不完的话。从他们灿烂的笑脸中,看到了满溢的幸福。不由地让人联想,美丽乡村,对我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无疑,美丽乡村就是那诗意的集结地。古往今来,多少人在这片土地上且吟且唱。曾有人说,圣经里的伊甸园,人类始祖诞生的地方,树木佳美高大,开满各种奇花异卉,还有河水在园中淙淙流淌,足以说明乡村和人类之间那种难舍难隔的血脉联系。而自从亚当、夏娃因偷吃禁果被逐出伊甸园后,人类便踏上了“失乐园”与“复乐园”的慢慢旅程,便把“家园”与“故乡”揣进了梦里,埋入了梦中。一缕与生俱来的绵绵乡愁,便是一首始终与人类相伴的生命之歌。唐代诗人崔颢那句“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的诗歌,唱出了百代过客的惆怅。他们或怀念乡村的美味,西晋名士张翰旅官在外,“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苑菜莼羹、鲈鱼脍”;或怀念乡村的美景,“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的万物自得,让陶渊明顿觉“迷途其远,今是而昨非”;或怀念乡村的小家碧玉,“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大眼睛粗辫子的“小芳”们,不知闯入过多少人的梦中……

我们的美丽乡村,应是金光闪闪的“麦田”,是“流着奶和蜜”的“伊甸园”,是人类永远眷念的与追寻的家园。它昭示着人类永恒的普世价值,引领我们的灵魂和肉体的同一。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建设美丽乡村,其实是重建我们的精神家园。工业化的浪潮曾经让我们盲目陶醉地、陶醉在、陶醉于炼钢的吨位和铁路的里程,把我们的乡村当成取之不尽的材料库和硕大无比的垃圾桶。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成了无根的游子,再也找寻不到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漂泊的灵魂再也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安放。在生存环境恶化、人文精神严重匮乏的现代社会,尤其如此。正如哲学家海德格尔所说:人已远离家园,而通向家园的路如此漫长。因此要重返家园,人们需要重操乡音。重操乡音,就是要重建我们与乡村的血脉联系。

建设美丽乡村,并不是要让我们苦苦固守那片土地。乡村,并不是绑住我们手脚的枷锁,而是我们奋发向上的沃土。“人是把家园带在自己身边流浪的。”人世间赞赏火热的太阳,因为我们奋发的生命需要太阳那样升腾;人世间牵挂乡村黄昏里的那缕炊烟和静夜明月,因为我们漂泊的生命渴望家乡炊烟那样悠然,像故乡明月那样安恬。人啊,就像一条河,既有奔向大海的不息追求,又有回归源头的永恒期盼。帕斯卡尔曾经说过:“肉体不可思议,灵魂更不可思议,最不可思议的是肉体和灵魂居然结合在一起。”对美丽乡村建设,亦可作如是观。如今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如今的城乡统筹发展,其实也是优质资源在城乡之间科学均衡配置,让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让人们共享改革开放成果。一路上,我们见到许多大学生村官,提及自己的乡村满脸的自豪与憧憬。他们的青春,也在美丽乡村建设中闪光。

乡村,这片哺育我们千年的沃土,这股润泽我们精神家园的清泉,总是守护着我们,不离不弃。其实,我们又何曾真正放弃过它?正如歌者,何曾放弃过自己的乐园?漫步在安吉县的竹海,耳畔又想起荷尔德林的那句诗:“请赐我们以双翼,让我们满怀赤诚,返回故园。”

委员们和村民交流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