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专题 >> 学习十八届三中全会 >> 本网视点

中国开启全面深化改革之路 开放的脚步永不停步

2013-12-12 18:15:11 来源:《中国政协》杂志 我有话说
0

    又是一次三中全会。从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算起,改革开放这艘巨轮,已经乘风破浪了35个春秋。如今,在现代化进程的关键时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再次勾画宏伟蓝图,推动改革迈出关键步伐。

    中国经济总量从1978年的“濒临崩溃”一跃变为“世界引擎”的奇迹;西方观察家发出“中国的崛起是20世纪最重大的事件”的由衷慨叹……这35年,作为一个特殊的“历史单元”,开启了中国前所未有的变革。

    “改革开放是党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是当代中国最鲜明的特色,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党和人民事业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的这句话,既是对历史的深刻总结,也是对未来的鲜明宣示。改革越向前推进,就越涉及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更涉及利益关系的深度调整。新一轮的改革,其复杂、敏感和艰巨程度,并不亚于30多年前。面对改革深水区、矛盾凸显期一系列时代大课题,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唤起改革勇气,冲破观念障碍,以啃硬骨头、涉险滩、破瓶颈的精神,承担历史使命,回应人民期待。

    改革的大幕再启,政协已活跃在台上。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刚刚闭幕,全国政协就迅速部署。11月19日至21日召开的十二届全国政协第三次常委会,其主要议题就是学习贯彻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围绕全面深化改革进行讨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说,学习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国政协吃了“小灶”。常委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应邀到会作了关于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会议情况和精神的报告,深入权威解读;政协常委们结合实际,畅谈学习体会,积极为全面深化改革建言献策。

    改革开放永不停步

    30多年前,泰国商务部贸易政策和战略研究室经济学家班亚曾在香港工作,经常往返香港和深圳之间。“那时候,中国内陆商品紧缺,深圳还是—个小村落。但是30多年后的今天,深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成为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还是受到世界瞩目的经济特区,这里生产的很多商品走向世界。”班亚用“不可思议”来形容改革开放带来的新变化。

    事实上,不仅仅是深圳,改革红利的极大释放,激发了空前的社会活力,创造了令世界晾叹的发展奇迹。

    在改革之路上行进了35年的中国,如何开启新的进发?创造了发展奇迹的中国人,又将再续怎样的光荣与梦想?承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厚望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与13亿国人的关注。路透社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是检验新领导层改革决心的一次重要会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是中国朝新方向迈出的一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拉开了更多经济改革序幕”……国际观察家一再慨叹:“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能像中国一样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调整与适应,也很少有民族有它这样的事业心和雄心壮志。”

    “海外媒体高度关注中国对全面深化改革作出总体部署,积极评价此次会议释放出的重要改革信号。”全国政协政委、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刘长乐说:“总体来看,世界各大主流媒体对三中全会的评价都很高,一些先前对我们不太友好的媒体对我们也刮目相看。谁也不能否认,改革符合党心民心、顺应时代潮流。30多年来中国的社会生产力能够获得‘魔术般’地发展,靠的就是改革开放。”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推进改革的力度、深度和广度,让常委们深受鼓舞,信心满怀。常委们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最大的亮点和最重要的创新所在,就是超越了以往的以经济改革为主题,根据党的十八大对21世纪上半叶特别是未来十年社会主义现代化总体布局的需求,进行“五位一体”体制改革的系统设计、顶层设计和总体设计,标志着中国进入了全面深化改革阶段。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认为,“改革主线鲜明,顶层设计科学,主攻方向明确,时代特征突出,人民主体性强”;

    全国政协常委、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表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作出的各项部署安排,准确反映出社会转型时期的社会呼声、百姓诉求和各界企盼”;

    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专职副主席何丕洁认为,“三中全会部署的改革是中国共产党自觉进行的改革,是对历史总结和国情认识基础上制度自信的表现”;

    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原副秘书长陈进玉说:“《决定》的颁布,表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发展变化了的世情、国情、党情有着深刻的洞察,对攻坚克难、大步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有着巨大的政治勇气、魄力和坚强信心”;

    全国政协委员、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王全书做了一个统计:会议公报共约5000多字,句句是改革,字字有力度。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十大名词词汇依次为:改革(59次)、制度(44次)、发展(37次)、体制(36次)、经济(34次)、体系(22次)、市场(22次)、文化(19次)、政治(15次)、民主(13次)。“从这些词中可以看出,全面深化改革已经成为社会共识。当前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这个时候就要一鼓作气,瞻前顾后、畏缩不前不仅不能前进,而且可能前功尽弃。”

    实践发展永无止境,解放思想永无止境,改革开放也永无止境。常委们认为,只有坚定改革开放信心,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更有力的措施,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深化改革,才能进一步解放思想、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创造活力,为中国发展再创新辉煌。

    经济体制改革:让政府和市场各就各位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改革方案为未来中国全面改革勾画了美好蓝图,必将对中国未来十年乃至更长时期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其中最吸引人的亮点是经济体制改革。会议强调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提出“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提出的重要改革包括: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完善财税制度、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等,并明确了改革的“时间表”,即要求“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

    在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周汉民看来,“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重大创新,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指明了方向。中共中央对改革开放中的关键问题看得清楚、抓得准确、改得坚决”。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从‘基础性‘到‘决定性‘的变化,不仅仅是一个提法的改变,而是更加强调在经济生活领域实行市场主导下政府的有效作用,而不是政府主导下市场的有限作用,这体现了中央推动市场化变革的决心和魄力。”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如是说。

    市场经济,对国人来说并不陌生。“中国30多年来所发生的一切,是任何计划都计划不出来的。”有人用这样的修辞,来评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中国大地上创造的奇迹。从过去公有经济一花独放,到如今多种经济主体百花盛开,经济细胞更有活力;从过去一块肥皂、一盒火柴都由国家定价,到如今绝大多数商品和服务都是市场定价,各种要素活跃起来;从过去人们被固定在土地、车间、单位,单位、农村,到如今员自由流动、发展机会增多,以及平等、竞争、效率、规则、法治等市场意识的苏醒……“事实上,正是由于坚持市场化改革的方向,才奠定了改革开放30多年来高速增长的体制基础,才形成了中国经济的活力。”迟福林委员告诉记者。

    以改革释放发展的红利,让市场成为增长的源泉,乃是“中国奇迹”步入“第二季”的唯一选项。常委们认为,要“把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换成市场的手”,创造一切条件让“看不见的手”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陛作用。

    “未来应通过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深入到最关键的改革环节中,完成攻坚任务。”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王新奎认为,“一般的资源配置、市场的交易活动、企业投资、消费者小费储蓄完全可以交给市场。以实现商品要素自由流动为改革的突破口,理顺市场价格体系和定价机制,更充分地发挥市场竞争优胜劣汰作用,使进入与退出成为一个动态、良性运转的过程。”

    “让‘看不见的手’充分施展,改革才会更有劲头、更有来头、更有看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建议,要更加注重保障市场主体的权益,包括保护企业与消费者的合法利益,降低企业进入市场的门槛,减少行政审批;杜绝各种霸王条款,让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形成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环境。

    发挥“看不见的手”的作用,并不等于不要“看得见的手”。“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长期陷在低收入或中等收入陷阱,最主要原因就是没有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在同一时期,有少数经济体取得了成功,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在经济发展和转型中既有‘有效的市场’,也有‘有为的政府’。”在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学家林毅夫看来,“有为的政府”也同样重要。“因为基础设施和上层制度的完善不是一个企业家单独能推动的,必须要由政府发挥因势利导的作用,来组织协调相关企业的投资或由政府自己提供这方面的完善。另外政府还需补偿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过程中先行企业所面对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这样技术和产业才能根据比较优势的变化不断顺利进行创新和升级。“所以,—个发展成功的国家必然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再加上一个有为的政府。”

    那么,政府应该管什么?“政府的职能在于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应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李毅中表示,过去“全能型政府”的职能模式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政府通过指令性计划和行政手段进行经济管理和社会管理,政府是“全能型”的。政府扮演了生产者、监督者、控制者的角色,为社会和民众提供公共服务的职能和角色被淡化。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完善,要求政府把微观主体的经济活动交给市场调节。政府由原来对微观主体的指令性管理转换到为市场主体服务上来,转换到为企业生产经营创造良好发展环境上来。这一重大转变是艰难的,但却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啃掉的“硬骨头”。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李克穆认为,政府要做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资源是有限的,怎样把有限的资源用到最有效的地方去,尤其是稀缺资源、不可再生资源,政府责无旁贷。第二件事情,中国区域大,发展不平衡。中西部地区由于自然环境、历史文化等因素作用,生产要素不一样,其发展如果只依靠市场力量显然太慢,区域规划、中西部发展的开发仍需要政府来抓。第三件事情,个人收入分配,市场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使得个人收入差距拉大,这方面也需要政府调节。

    “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李克强总理在多个场合曾如此强调。党的十八大以来,简政放权成为深化改革的“马前卒”和宏观调控的“当头炮”。截至目前,国务院已取消下放了能源、交通、通信、文化等领域334项行政审批等事项。

    不过,“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政府还要进一步转变职能,弱化对微观经济的管理。”周汉民常委建议,要继续精简机构,精简人员,进一步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权,制定机构改革路线图、时间表;减少部门资金、项目的安排,主要靠市场运作,部门资金要更多地用于对科技创新成果的奖励,以此推动成果转化与应用;认真清理对非公有制经济的各种不合理规定,及时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

    “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常委们认为,行进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条通往富裕、繁荣与自由之路上,持续释放改革红利、市场潜力和创新活力,“中国经济升级版”必将化茧成蝶,一步步走近瑰丽动人的中国梦想。

[责任编辑:sunyunhui]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专题报道

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开幕。2000多位政协委员深入协商议政,认真履行职能。[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