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国际

美国霸权难掩的倦容:回归合作共赢道路漫漫

2014-08-19 10:48:22 来源:中国政协 丁原洪我有话说
0

    当前,伊拉克局势引发世界关注。6月10日和11日,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占领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和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萨达姆的老家),并不断向首都巴格达推进。美国总统奥巴马6月13日发表讲话,称美方仍有多种选项,但不会对伊派遣地面部队。然而,外界认为美国推行的霸权政策才是伊拉克乱局的祸根。

    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西点军校发表演讲,宣称“如果我们不领导(世界),没有别人会来领导”。毋庸置疑,美国目前而且今后一段时间里仍是世界上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是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奥巴马总统为何此时此刻发此豪言壮语呢?与其说这是为了安抚对美国的领导越来越失去信心的人,倒不如说这表露出奥巴马作为美国领导人面对美国霸权正在衰落,无法“永续”的焦虑心情。

    近年来美国的中东政策常顾此失彼,伊拉克当前危机更是凸显了这一点。中东之所以陷入眼下的混乱局面,美国奉行的霸权主义和利己主义政策难辞其咎。奥巴马政府虽然意识到光靠武力无法解决问题,但要真正改弦更张,回归合作共赢正道,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近来世界上发生的纷繁复杂事务中,越来越多的事情都从不同角度折射出美国霸权正在衰落的迹象。

    美国维系其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主要基于美元在国际上的特殊地位,或者说美元霸权。由于长期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这不仅酿成始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和迄今尚未完全复苏的经济危机,而且使美国产生空心化,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脱节,债务持续攀升,“高赤字、高债务”长期困扰美国经济。据统计,实体经济在美国国内生产总值中的占比重从1950年的62%下降到2008年的34%,金融危机规模是国内生产总值的4倍,金融衍生品是国内生产总值的10倍。美国国债在奥巴马任职期间从2008年的10万亿美元,蹿升至如今的17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07%,相当于美国财政收入的7倍。美国为刺激国内经济,率先实施所谓“量化宽松”措施,实际利用美元特殊地位滥发美钞,向其他国家转嫁危机。这种损人利己的做法,只会加重美国经济的结构性矛盾,也使美国这个经济强国成为世界上负债最多的国家。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以及多位经济学家都曾尖锐地指出,这种状况难以持久,美国财政失衡 “威胁其作为强国的世界领导地位”。

    建造以美国为首的军事同盟,是美苏冷战时期美与前苏联争夺霸权的主要手段。苏联解体、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以后,美国依然企图凭借这种军事同盟作为维持其独霸全球的重要工具。凭借这种同盟关系,它既可继续向外扩张,又可控制盟友,为美国利益服务。长时间以来,美国就是以北约存在为理由,阻挠欧盟建立自己独立的防卫力量,实现军事一体化。这次又利用乌克兰危机,以加强“集体防御”承诺为由,胁迫欧洲盟国出钱出力,增加军费开支,并且对俄罗斯施加必损及欧洲国家自身的经济制裁措施。

    在欧债危机已持续多年的情况下,这一切不啻强人所难,“美国请客,欧洲埋单”。对此,欧洲国家心知肚明。欧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德国已明确表示,军事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1.3%的比重绝不再增;法国则以过去签订的合同为借口,坚持向俄罗斯出口“西北风”两栖攻击舰并开始培训俄方人员。德、意、英等也处于各自利益,迟迟不肯推出美国所期盼的压俄措施。日前在布鲁塞尔召开没有俄罗斯参加的七国集团峰会,以期惩戒、孤立俄罗斯。可是,峰会刚一结束,法、英、德领导人争相同普京总统会晤,连一再放风说不与普京晤面的奥巴马总统最终也不得不同普京交谈一刻钟。从乌克兰危机一开始,美国就想借机孤立、打击俄罗斯,不料俄罗斯趁机收回克里米亚,而且使美国“孤立”俄的策略呈“孤掌难鸣”之势。

    美国在“亚太再平衡”战略名义下,极力强化美、日、韩军事同盟,尤其是利用日本作为马前卒。美国不仅在中日领土争端上站在日本一边,伙同日本无端指责中国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而且公然支持日本修宪,重走军国主义道路。更纵容、唆使日本拉拢菲律宾、越南向中国挑衅,而且支持日本在七国集团布鲁塞尔峰会上抹黑中国,妄图诱使欧洲国家参与美、日发动的反华大合唱。尽管如此,日本处于一己私利,不愿完全受控于美国。在奥巴马今年5月访日时,虽然在钓鱼岛问题上力挺安倍,但安倍依然不肯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中做出让步,使奥巴马空手而归。日本还同朝鲜就归还日本人质一事进行调查达成谅解,而且放出风声说安倍可能访朝。这不仅使美、韩极为恼火,也使得美国强化美、日、韩三国军事同盟,构筑对华包围圈更为困难。

    乌克兰危机引发了美国国内关于美国全球战略重点该不该从欧洲转移至亚太地区的争论。奥巴马政府一方面强调亚太地位对美国利益至关重要,美国海空军60%将集中于亚太的决定不会改变;另一方面又为安抚欧洲盟国,一再申明将增加在欧洲的军事存在。可是,美国财政拮据,军事一再削减,要想东西两面都照顾到,实属不易。日前,奥巴马访波兰,会见中东欧17国领导人,强调美国关切它们的安全,将拨款10亿美元用于增加它们的防卫能力。据了解,北约2013年军费开支1万亿美元,美军在阿富汗驻军每月要花费100—150亿美元。10亿用于17个国家能起多大作用?拜登为表示支持波罗申科当选乌克兰总统、稳定乌国内安全局势,声称美国将援助乌克兰4000多万美元。美国偌大的一个超级大国竟然“囊中羞涩”到如此地步,又如何能让盟友“信赖”美国声称的“全力支持”呢!

    美国为称霸全球,一边打压俄罗斯,一边又遏制中国,不仅使自己顾此失彼,而且也在客观上促使中俄两国在战略上越走越近。美国凯托学会高级研究员特德·盖伦·卡彭特曾发表一篇题为《华盛顿最大的战略错误》的文章,指出“美国在外交政策上正在铸成大错:同时与两个大国(中国、俄罗斯)对抗”。他还援引基辛格回忆录《白宫岁月》中的话:“我们与潜在敌手的关系应该是这样的:那就是我们对它们两个当中任何一个的选择永远要比两个敌手之间相互选择要多”,以此来说明奥巴马政府违背了基辛格强调的这一重要地缘战略逻辑。其实,奥巴马并非不懂得这番道理,只是他作为美国总统,为了维系美国的世界霸权,他无 法做到。

    独家掌控中东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美国由于自身政策的失误,导致近来它在中东的信誉和影响力明显下降。

    ———美国支持下当政的伊拉克马利基政府,在美军撤出后继续坚持亲伊朗的外交政策,不肯听命于美国,使美国意图推翻萨达姆、建立起亲美政权的目标成为泡影。

    ———在美军进行了十年之久的阿富汗战争,付出重大牺牲,即将撤出之际,美国试图在阿富汗保留部分部队,与它一手扶植起来的卡尔扎伊政权闹僵。卡尔扎伊拒绝在阿大选卸任前签署相关协议,导致奥巴马突访阿富汗,卡尔扎伊拒绝与奥巴马会面。

    ———三年前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初,美国政府包括奥巴马总统本人一再申明“巴沙尔必须下台”。可是,在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大力支援下,叙利亚反对派经过几年的武装斗争,依然未能扳倒巴沙尔;而且巴沙尔在日前的大选中反以高票重新当选总统。美欧等国唯口头上严加指责、拒不承认选举合法,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吞下苦果。

    ———美国在中东地区头号盟友是以色列,而这对盟友间也出现裂痕。先因伊朗核问题与美不断闹嫌隙,近日又因美接受阿巴斯与哈马斯和解后、由无党派人士组成的巴勒斯坦新政府,而大为光火。以色列领导人公开责骂美国“背叛”,并中断巴以和谈,且再度在西岸扩建犹太人定居点。美国务卿克里12年走访中东,极力撮合巴以和谈的努力付之东流。

    ———美国另一盟友是沙特,先因美国抛弃穆巴拉克、支持埃及穆兄会领导人执政,后又因美急于在伊朗核谈判问题上寻求突破,并在因化武问题对叙动武事上临阵后退,十分恼怒。尽管奥巴马总统本人也亲赴沙特做工作,依然收效甚微。沙特与以色列在伊朗核问题上结成某种统一战线,对美同伊朗谈判形成不小牵制。在对待埃及军人政权问题上,沙特与美国大唱反调。在美试图以削减军援施压时,沙特主动提供援助。

    ———埃及军人塞西借助民众力量推翻美国人支持的、埃及穆兄会主持的民选政府,在埃及实现军人重新执政,使西方大力鼓吹的“阿拉伯之春”寿终正寝。尽管美国等西方大国对塞西当选总统采取冷淡态度,但塞西在埃及国内高票当选,而且受到中、俄以及广大阿拉伯国家的承认。

    出现上述种种折射美国霸权正在衰落的迹象并不奇怪。因为,从大国兴衰史的变迁规律看,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世界上雄踞霸主地位而永远不衰落的先例。尽管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以来,美国历届政府都在推行“阻止再出现类似前苏联能对美国领导地位形成挑战或威胁的国家或国家集团”的战略,以期实现“霸权永续”,但这无疑违反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

    导致美国霸权衰落的主因,并不是来自外界的竞争压力和挑战,而是美国国内的各种因素,或者说美国自己的内外政策。

    首先,世界上所有国家无论大小、富贫、强弱,都应该是平等的。这是国际关系的最基本准则。可是,美国一心想当世界的领导,也就是把其他所有国家都置于被领导地位。这无异于把自己置于世界各国人民的对立面。想依靠强权来维持这种不平等的国际秩序,是不可能持久的。

    其次,美国为了维持自己的霸权,一直主要依靠建立其他国家无法与其匹敌的军事力量,在世界各主要地区遍布其无数的军事基地,构建各类以其为主导的军事力量。迄今为止,美国每年的军事预算始终是世界之冠,其一家的预算超过其后十个大国的总和。如此沉重的负担,是美国经济难以长期承受的。加之,它采取动辄以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的对外政策,大大消耗了其硬实力。仅以美苏冷战结束后发生的多起局部战争为例,无一不是美国发动或参与的。靠强权维持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不仅使其在世界上大失人心,而且必然激起世界各国人民的抵制和反抗。美国在“新保守主义”名义下,先后发动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持续多年的战争,导致美国霸权从顶峰下滑,是世人有目共睹的。

    美国近些年在世界各地名声扫地,信誉下降,影响力受损,在推进霸权主义上越来越力不从心。这与奥巴马政府的所作所为也密切相关。实用主义、“双重标准”,在其任职期间格外突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时时处处以一己私利为中心,甚至罔顾盟友利益。奥巴马在西点军校的讲话诠释其外交政策,核心思想就是:既要当世界领导,又尽量维系自身利益,免受损失,让其他国家付出代价,为自己“火中取栗”。他在欧洲利用乌克兰问题,激化欧俄矛盾,坐收美强化欧洲事务主导权的渔利;在亚洲利用日本做马前卒,搅浑东海、南海局势,以遏制中国,实现强化其在亚太地位的主导权。这或许就是奥巴马政府鼓吹的“巧实力”外交的佐证。(作者:中国前驻欧盟大使、外交部前政策研究室主任)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