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杂志社·记者 >> 记者 >> 陶家璇

策划:拯救古村落 保护民族的文明印迹

2014-09-02 11:23:51 来源: 陶家璇我有话说
0

    古村落,中国大地上的“活化石”,它的一砖一瓦,一椽一木,无不讲述着最原汁原味的中华文明;

    古村落,中国人的精神家园,它承载的民族记忆,凝聚了华夏儿女的无尽乡愁,引起共同的守望;

    然而,没等我们去仔细品读、传承,这些经历千年风雨的古村落,正在工业化、城镇化、商业化的进程中不断消亡;

    景与情、愁与痛,在古村落身上聚集;“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习近平总书记充满诗意的话语,道出了无数中国人对古村落呈现的田园生活的眷恋。

    面对正在失落的农耕文明,我们有些许伤感,但更期待有所作为,因为我们要守护的不只是一个个具体的古村落,而是我们这个民族的文明印迹。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这是陶渊明描写的田园乡村,也是千百年来人们向往的美好生活。

    然而,这种鸡犬之声相闻、炊烟袅袅的乡村美景,对于早已走进城市的人们来说,可能只有在回忆中寻找、在梦境中呼唤……

    那山、那水、那桥,那个小小的古村落,深深地印在无数中国人的记忆中,怎么抹也抹不掉。

    费孝通先生曾言,中国社会在本质上是“乡土的”,这个论断今天仍适用。保护古村落,其实,是对中国文化之根的呵护。

    全国政协一直关注古村落的保护,组织过多次研讨和调研,委员们通过各种方式大声疾呼。今年4月下旬,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再次组织部分全国政协委员就“推进城镇化进程中加强古村落保护”专题赴江西、山西进行调研。探寻与记录,保护与传承,关注这些“瑰宝”的命运,就是希望能够传承古村落的文化气息,留下那一抹乡愁,让我们能够永远诗意地栖居。

    乡愁的愁与痛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在2013年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如诗般的话语让无数人动情。

    乡愁是什么?乡愁在哪里?

    “‘乡愁’不是简简单单诗意化的语言,它是中华民族情感的维系,更是中华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所在。”全国政协委员黄嘉祥这样认为。

    古村落是“乡愁”的重要物质载体。在全国政协委员廖奔看来,中国数千年来都是农业文明,农村是农业文明的根。这不仅仅是物质形态的根,更是精神层面的根。中华文明最遥远绵长的根就在村落里,大量重要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都跟村落有密切关系,甚至是发源地。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民协主席冯骥才先生说:“传统村落中蕴藏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和文化景观,是中国农耕文明留下的最大遗产。”

    古村落不是一个人的家园,它是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保护古村落,留住的不是个人的“乡愁”,而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乡愁”。

    正是带着这种“乡愁”,委员们不辞辛苦,寻根寻梦,求因求解。一路走来,委员们感受最深的却是另外一种“愁”。

    走进江西流坑的大宗祠,竖立在眼前的五根高耸的石柱令人震撼,也足以让人想象到流坑曾经的辉煌和鼎盛。然而,由于战火让流坑的祠堂毁于一旦,只留下这五根石柱诉说着百年的沧桑。

    站在流坑的大宗祠前,作为一个归乡的游子,全国政协委员、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刘德旺的心情是复杂的。

    在刘德旺的记忆中,小时候他每每放学之后,和邻居的同学走到村路口的水塘边,都会蹲下来,用手轻拂水面,再用双手掬起水来喝,一切都是那么的静美。

    然而,岁月荏苒,当他跟随调研组再次踏回曾经的村落时,穿行其间,脱落的墙皮、倾颓的屋檐、残破的窗板……记忆中的故乡似乎已悄然远去。

    这给刘德旺的乡愁,增添了几份忧愁。

    “物质形态是我们文化传承的一个载体。我们经济高速发展了30多年,很多东西都改变了。如果中华民族的千年文化源流在这几十年,或者说在将来的岁月中迅速地从物质形态消失,真是非常可惜。”站在流坑大宗祠的石柱前,全国政协委员李东东有几许唏嘘和感叹,“我们不能任由它自然地消长,否则,可能再有一二十年,我们的后代就不知道这些带有深厚历史文化传承的符号了。”“为什么四大文明古国只有中国文化唯一没有中断?”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卞晋平认为,这跟中国的文化传承有着很大关系。古村落是我们数千年文化乃至中华文明的物质载体,离开了这些东西,中华文明的传承就失去了载体。

    近年来,由于突发天气频繁,暴雨、洪水,加剧了古建筑的老化、风化。以流坑为例,这里的260多栋古建筑,绝大多数都处于濒危状态。

    相关调查表明,我国在2000年拥有363万个自然村,但到2010年只有271万个。2012年全国传统村落调查汇总的数字表明:我国现存村落缩减为230万个,村落消亡迅猛势头不可阻挡。而在31个省登记上报的现存具有传统性质的11496个村落中,第一批公布为中国传统村落的仅646个。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都只能在照片和影像中去找寻古村落最后的记忆。

    与古村落自然消失的“愁”比起来,人为破坏更让人心痛。古村落建筑的砖雕、木雕等等都是精美的工艺品,因其历史文化的积淀,收藏价值不菲,为国内外文物收藏家所青睐。

    2003年6月21日,美国波士顿附近的塞冷镇就从黄山市休宁县原封不动地搬走了一座始建于1800年、名为“荫余堂”的徽州古民居。购买者将建筑分为2700块木块、8500块砖、500件石雕,用19个大货柜运往美国进行重建。

    据安徽省文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买卖古民居,20年前在经济比较落后的农村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很多居民文物保护意识比较薄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所居住的房子是文物。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和经济社会条件下,生活条件相对艰苦的居民听说有人愿意出一个不低的价钱来购买这些古民居,通常也就卖了。”

    对于普通村民而言,他们认为买卖的只是自己的祖屋,却不知所造成的损失无法弥补。据专家介绍,一旦古村落离开了所处的地域,它们所具有的文化价值,也将随之消失。

    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事例总是以不同的形式在各地上演。

    广西北部的苗寨雨卜寨,有着700年的历史,是元代留下的一个村庄。苗寨最大的特点是吊脚楼,在人们的想象中,这个村庄肯定古色古香特别漂亮。可人们走进时发现,想像中的吊脚楼,成了很多五彩的鞋盒,黄的绿的红的,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特色。

    在这一涂一画间,一座承载了苗族700年历史文化的古村落就此成为了“历史”。

    冯骥才赶到这里,面对这一切,只能扼腕叹息。

    被称为“古村落保护第一人”的冯骥才,心中其实还有另外一种“痛”。虽然人们认识到古村落对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有着重要的意义,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国家到底有多少古村落,即使是从事古村落研究的专家也搞不清楚。为了摸清这个家底,冯骥才进行了10多年的田野调查。

    中国古村落虽然整体衰落,但也有例外。在调研中,委员们也看到了令人惊喜的一面。走进江西陂村,忠信笃敬的村训令人印象深刻。

    而广西贺州的毛家村仍能维系一方清净,村里规划有序,自然环保良好,一口泉水清澈见底。这个状元村九成以上均属毛姓,村里有个毛家祠堂,每年春节,无论多远,无论当多大官,都要回来聆听族长训话,村长、书记也在列。这里仍保留着续修家谱、村谱的传统,遵循着尊老爱幼的文化传统。

    这让人们从古村落的废墟中,看到了一种精神的力量,而这也就是维系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的原因所在。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