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杂志社·记者 >> 记者 >> 陶家璇

老有所依期待老有所“医”

2015-01-19 16:46:35 来源:中国政协 陶家璇我有话说
0

    据《中国慢性病防治工作规划(2012-2015年)》统计,我国目前确诊的慢性病患者已经超过2.6亿人,在这2.6亿的慢性病人群中,老年人占到85%,约50%的老年人患2种以上慢性病。“十老九病”,老有所依离不开老有所“医”,这成为我国养老事业发展的重要命题。

    2014年9月,全国政协以“积极推进医养结合型养老护理模式建设”为议题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同年11月全国政协又就“加强老年健康管理,推进养老事业发展”赴陕西西安组织专题调研。医养结合,破解养老中的老年健康管理困境日益成为社会的焦点,也成为全国政协调研的重点。

    从疾病治疗到健康管理

    美国曾用20年的时间对老年人的健康做了一个持续关注,他们发现90%的人或者组织对个人的健康状况如果进行科学管理,它的医疗成本费用可以降低到10%。另外10%的人缺乏健康管理工作,他们的医疗费用就占到了90%。

    “我们谈养老事业,谈养老服务,老年的健康管理就显得尤为重要,但我们通常讲老年健康仅仅是把这个工作停留在老年疾病的治疗上。”陕西省政协委员张涛认为,如果把老年人健康疾病的预防工作做在前面的话,不仅能够减少老年人得病的几率,花在老年人疾病治疗上的费用也会降低很多。据统计,老年人的健康问题,主要是老年慢性病所引起的。因此,老年健康的最佳出路就是加强老年慢病健康管理。健康管理是我国医疗卫生事业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无论是从国家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还是个人的健康角度来说,健康管理都是预防和治疗慢性疾病的最佳出路。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吴明江也呼吁,在医养结合这一养老模式中,要注重老年人的健康管理。“要尽早对他们进行评估,给他们生活指导和生活方式的干预。”吴明江认为,老年健康管理应在加强医疗卫生机构建设、社区建设的时候,建立健康档案,如果把这个健康档案变成活档案,对老年人来讲健康管理就会有一定的基础。

    2013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等24部委就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老年人优待工作的意见》,要求医疗卫生机构要优先为辖区内65周岁以上常住老年人免费建立健康档案,每年至少提供1次免费体格检查和健康指导。截至2013年底,全国规范化居民电子健康档案建档率达到83.5%,全国65岁以上老年人健康管理人数达11691.6万人。

    这其实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在张涛看来,老年健康管理要求,应该分为三个方面的内容。第一,老年人的个人健康信息是否健全;第二,老年健康及风险性评估是不是做得比较到位;第三,对老年健康的干预工作,我们的医疗部门是不是做得比较到位。

    因此,西安市老年基金会理事长王京书提出,老年健康管理,要让老年人知道什么是健康,怎么才能健康,既要普及这方面的健康医疗知识,同时还要提升健康的理念,落实措施。他建议,民政、财政等政府部门共同研究,制定老年健康管理规划,实施老年健康工程,县级以上医院最好能设置老年病科,或者老年医院,来加强老年人的保健养生科普宣传。

    健康管理:线下和线上相结合

    走进陕西西安灞桥区纺织城国棉六厂社区,这里的百姓居家养老服务站里非常热闹。助老服务志愿者谭大妈今年已经58岁了,她正在陪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聊天。谭大妈告诉记者,“现在孩子们上班忙,照顾不上我们。我现在为这些年龄比我大的老人服务,等我老了,比我年轻的人为我服务,大家互相帮忙,互相照顾。”

    这是陕西枫叶正红医疗管理股份公司积极推进的一种志愿者养老服务模式。他们走入社区,把社区的老人组织起来,对老人进行相关医疗知识的培训。实行会员制的管理模式,采取积分的办法,低龄的帮助老龄的,能动的帮助不能动的,等这些志愿者年龄大了以后,他们将会凭着积分受到比他们年纪相对轻一点的人的照顾。

    “老年人的健康问题是老龄化社会的核心问题。”陕西枫叶正红医疗管理股份公司董事长贾宏雄告诉记者,他们希望能够将低龄老人的生活余热发挥出来,让他们学习健康知识,传播健康知识,服务高龄老人,形成自发、自觉、自愿的服务模式,居家养老的许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居家养老就会形成良性循环。

    “老年人对健康的保持和生命的延续,这是整个养老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也是以人为本最核心的起点。”西安市民政局老龄办副主任王子金认为,老年人现在有“四怕”,即“怕穷困”“怕疾病”“怕孤独”“怕无助”,在他看来,在社区开展的老年健康管理,其实就是在解决养老“四怕”的问题,通过健康管理将老年人的生活热情调动起来,使他们摆脱孤独,融入社会,这也是一种积极的养老。

    在王子金看来,这只是老年健康管理线下的部分,他建议要推进无形的服务,要通过互联网来实现服务,在某种程度上这加强了家庭医生这个路径。

    这也是政府当前所提倡的一种养老服务路径。2013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的35号文件,提出要大力发展居家养老服务网络,促进老年健康服务等养老服务业的发展。 35号文件还提到地方政府要支持企业和机构运用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手段创新居家养老服务模式,发展老年电子商务,建设居家服务网络平台,提供紧急呼叫、家政预约、健康咨询、物品代购、服务缴费等适合老年人的服务项目。

    在枫叶正红公司办公大厅,上百人的服务团队正通过网络和电话帮助老人进行健康咨询解惑。这是枫叶正红老年慢性病健康管理机构组建的“老年慢性病健康管理”专项研究团队,他们利用数据化、信息化等先进手段,对老年慢性病的发病、预防、治疗、康复等不同阶段进行监控和数据采集,为老年慢性病健康管理人员提供规范培训,逐步实现慢性病的规范化诊治和康复。

    从“家庭式养老”到“互助式养老”,再到医养结合进社区,形成养老服务网络,这为实现老年健康管理打下了基础。

    老有所医的社会路径

    陕西省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曾就老年人的医疗问题做过多次调查,他们发现“农村的失能老人,平均的失能时间是6.63年”。据基金会的常务副理事长郭治钧介绍,相对于一般的慢性病老人,失能老人生活更是个大问题,他们面临更多的痛苦。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一直关注农村的养老问题,他甚至用“悲惨”来形容失能老人的生活。

    另外一组数字是,据统计,2013年底我国老龄人口超过了2.02亿,占总人口的15%,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超过2亿的国家,预计未来25年,我国每年有1000万人口纳入老年人口的行列。

    两相比较,在如此大的基数下,失能老人的养老自然是政府关注的重中之重。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四室主任谈志林告诉记者,政府主要的责任保证基本养老,是以残疾老人和失能老人为保障重点,发展以社区服务网络为依托的居家养老服务,但同时,也要以需求为导向,引入市场机制,推进公办养老机构的改制,及时推进养老服务业社会化产业化发展,构建政府主导、政策扶持、多元发展、市场运营、产业导向的一个养老服务业的发展格局。

    如何发挥市场的作用就成为一个现实的问题。

    目前的状况是,一面是一些厂矿办的医院和社区卫生组织有地方、有床位、有人员,缺长期的护理工作对象;另一面则是有的失能老人在家里没有人照顾。在王子金看来,这是医养结合最容易突破的地方。

    不过,他认为,养老机构不是越大越好,层次越高越好,小型适用最好,一些失能老人医疗机构200、300张床位的规模是最理想的状态。他建议城市发展养老机构,社区化、小型化是方向,要发展小型社区化家庭护理。在政策上一定要降低门槛,允许社会组织租单元房,就近解决15分钟圈内和20分钟圈内的失能老人的护理问题,就十几张床,几个人就可以完全运作,成本低,护理也方便,这要作为下一步老年健康社区发展的重点。

    然而,问题是当前的养老服务机构的定位与养老服务业的发展不适应,部分民办养老机构由于资金有限,他们的设施比较简陋,效果不是很好。

    何香久就曾发动周围的朋友为养老机构捐款,在他看来,一方面政府要加大对养老机构的监管,另一方面也要在政策上对社会组织进社区提供一些引导,社区现有的一些利用率并不是很高的设施,完全可以低成本或者是无成本的租给社会组织,这样能够调动他们养老的积极性。

    “加大力度发展社会养老,这是我们必须要坚持的方向。”正如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卞晋平所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老有所医还需要更多社会机构的参与。

    联合国第二届老龄大会曾以“健康、保障、参与”来要求构建一个积极老龄化的社会,一个积极的老龄化社会势必是建立在健康的老龄社会基础上,从“老有所依”到“老有所医”,这无疑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