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杂志社·记者 >> 记者 >> 马欣

建设信息化田园城市——国家科技部副部长张来武谈城乡一体化

2015-02-18 17:00:11 来源:中国政协 马欣我有话说
0

    在经济新常态下,如何依靠改革创新推进农业现代化,加快推动农业发展、加快新农村建设、提高城镇化水平,是一个急亟解决的问题。

    “集聚职业农民的人气,造就田园城市,形成信息化的田园城市,这才是我们放眼农业现代化、城乡一体化的未来。”在近期召开的一次座谈会上,科技部副部长张来武的观点让人耳目一新。如何建设“信息化的田园城市”,记者对他进行了进一步的采访。

    从三次产业到六次产业

    本刊: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指出,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对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意义重大。在经济新常态下,您如何理解我国的产业体系问题?

    张来武:在我看来,新常态是对中国历史发展阶段的一种判断,我们需要重新度量经济发展速度,这种度量方式不是一年一年的度量,而是五年一个阶段和速度的均值。对应新常态,需要新结构。我们常常提到产业结构升级,但升级调整这么多年了也没实现,原因就是我们的经济学家局限在传统经济学理论的三次产业当中,在凯恩斯“三驾马车”当中去思考问题,这实际上已经不能适应中国现阶段的发展状况。上世纪90年代,日本东京大学一个农业专家提出,要想解决农民的收入问题,必须在第一产业的基础上嵌入二、三产业,首次提出了第六产业的概念,但是内容有别于我们谈的一二三产融合的思路。用六次产业理论来对现代农业重新定义,现代农业不再是第一产业,而是一二三全产业链融合的“第六产业”。我们进行了12年的科技特派员农村科技创业,全国有73万特派员,他们在做什么事呢?就是一二三产业的融合。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现代农业光有科技特派员还不够,还需要孕育于其中的千千万万业职业化、专业化的新农民。

    本刊:您提到现代农业是“第六产业”,那什么是第四、第五产业?

    张来武:第四产业,简单来说,就是在信息公共平台支撑下的电子商务及其服务业,不包含传统普通的信息服务业,代表是阿里巴巴、腾讯等。其特征首先是增长速度极快。数据显示,近几年包括传统信息服务的第三产业的增长不到12%,而电子商务服务业增长规模已经达到了72%以上。其次是乘数不同。以2012年为例,中国电子商务服务业1200亿,带动实物商贸3万亿,乘数是25倍,它给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带来了低成本、高附加值的效益。

    第五产业是文化公共服务平台支撑下的创意产业及其服务业,目前在中国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主要是将人们的精神需求转化为市场附加值,即我们所说的品牌战略。在信息条件下,一个创意策划可以使一个微不足道的技术产生让人震惊的效果,比如说美图秀秀,这个小技术可以实现人的变化。

    有了第四、第五产业,才能让实行一二三产业融合的企业享受“零边际成本”而获得全产业链增值的高效益。

    发展现代农业破解城乡“二元结构”

    本刊:农业现代化是国家现代化的基础和支撑,目前仍是突出“短板”,您怎么理解“短板”?

    张来武: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农业、农村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是毋庸置疑的。由于很多历史原因,农村的发展还跟不上国家大发展的步伐,城乡二元结构依然巨大。随着经济的发展,传统农业经营方式也暴露出很多问题,难以为继,农业日益沦为高投入、低回报的弱质产业;工业化、城镇化又不断与农业争夺人力、资金、土地等资源;粮食增产的压力也不断加大等等,改变农业组织方式和经营方式,是发展现代农业必须要啃的“硬骨头”。因此,只有发展现代农业,才能集聚产业,从而集聚人口,就地实现信息化的田园城镇,从而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难题。

    本刊:发展现代农业的提法不是一年两年了,我们要如何“现代”,才能真正实现城乡一体化?

    张来武:现代农业是产业化大农业,是以现代科技引领农业一、二、三产业融合的综合产业,不单单指的是农作物种植或养殖业,而且从事农产品加工、农产品销售的产前产中产后一体化的产业体系。在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中,科技水平、金融能力、信息化水平和管理水平缺一不可,这就是为什么现代化农业需要第四产业的电商效益和第五产业的品牌效益。举例来说,在食品产业领域,从田间到餐桌,从农产品质量到食品安全,再到健康产业,一二三产业自然连接,城乡自然统筹。如果中国的第六产业兴旺发达起来,将会支撑中国未来的发展甚至引领全球。这种产业体系变革以后,农民才职业化、专业化,才是真正的职业农民。

    发展现代农业,建设新农村,不是说你把长了上千年的树砍了,种了几千年的地征了,然后搞成“烙大饼”一样的城市。我们过去城市化虽然成绩很大但走了弯路,虽然发展迅速但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就像北京,具有历史文化积淀的四合院变成了一座座楼,没有什么文化价值。我们提出了经济新常态,就是要审视我们的发展思路。国际上,城市化有非常先进的经验,就是发展田园城市。在中国,城市化还要加上信息化,是信息化的田园城市。科技这么发达,没有信息化,无论田园多美,年轻人都呆不住。信息化的田园城市不是一个行政概念,是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中聚集职业农民,形成城市,这种背景下的新三农就是我们开辟创新驱动一体化下的新途径。本刊:不管怎么发展,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还是首要任务。随着城镇化的发展,“谁来种地”应该是亟需思考的问题。张来武:现代化农业的发展,当然是职业农民来种地。但我们忽视了一个问题,职业农民不是凭空产生的,有什么样的产业体系,才能造就什么样的职业农民。所以,怎么发展现代农业,保障粮食安全要放在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下来考量和提升,才能破解这个难题。在经济新常态下,农业问题不再是单纯的农业问题,而是城乡二元结构的问题,是内需问题,还涉及到农产品质量,经济是否平衡等一系列问题,这就需要我们用创新驱动的思维来从战略上整体设计一二三产融合的新兴产业体系。

    创新驱动需要顶层设计

    本刊:您多次提到经济新常态需要创新驱动的发展方式。请您谈一谈创新驱动战略。

    张来武:创新驱动带来的不仅是中国的发展,还是世界的新格局。创新驱动是在什么样的理论指导下设计的呢?我国过去科研计划是在线性创新理论指导下制定的,是比较落后的。目前比较前沿的创新理论是“三螺旋”理论,即科学、技术、创新三螺旋应用演进,创新驱动是由科学研究、技术发明作为推动力,市场应用作为拉动力构成的反复互动的系统发展。

    创新驱动有几个方面的特征。第一个特征就是强调人。为什么强调人呢?“三螺旋”理论提出,生产性知识可以直接进入生产,无须经过技术转换。在信息化条件下,生产性知识成为新经济要素,与土地、资本一样重要,所以我们强调人的价值。第二个特征是企业家推动。大家误认为,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主要靠政府。创新要靠政府推动,政府当然很重要,但市场经济条件下创新要靠企业家来推动。企业家具有冒险精神,强调的是市场竞争,强调的是风险控制、成本效益和商业技巧,这些都是政府做不到的。当企业家认为风险的付出能够通过效益来实现良性循环,就值得冒险。对一个民族来说,没有企业家冒险精神,创新驱动就不可能真正实现。第三个特征是先发优势。强调的是用什么样的新技术和商业模式、用什么样的新理念、发展方式和途径来实现“最后一公里的蛙跳”。第四个特征是创新网络,第五个特征是品牌战略。

    本刊:创新驱动战略如何推动农业现代化发展?

    张来武:实施创新驱动战略,首先做好顶层设计。这涉及三方面的问题:第一是中国传统发展模式已经到了尽头,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刻不容缓。中国能不能进入新常态,是对整个历史阶段的挑战,新常态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原因就是创新驱动和投资驱动、要素驱动是截然不同的一个体系。

    第二是把握真正的顶层设计问题。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搞好创新驱动的顶层设计,要把握两点:一是把握世界发展方向,主要是世界科技发展方向;二是能解决中国问题,就是这个顶层设计能不能解决中国的内需不足、城乡二元结构以及产品质量等问题。如果大家吸的是雾霾,吃的是有毒产品,这绝对不是新常态的标准。同样,依据的创新理论是不是先进?如果理论不够先进,那创新驱动的顶层设计怎么解决问题?怎么适应世界竞争?从这几个要点,我们可以判断出创新驱动的顶层设计方案行不行。

    最后,创新驱动必须是城乡一体化发展,这也是我们判断创新驱动顶层设计的一个标准。

    创新驱动顶层设计有没有这些特征和突破,决定了我们的创新驱动战略是不是顶层的、深刻的,能否实现历史转型,能否最终走在全球化发展的前列。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