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杂志社·记者 >> 记者 >> 张永飞

让民族瑰宝再造辉煌——全国政协委员建言中医药传承与发展

2015-02-18 17:00:11 来源:中国政协 张永飞我有话说
0

    从神农尝百草到华佗五禽戏,从《千金方》到《本草纲目》,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健康文明作出了不朽贡献。在全面深化医疗改革的大背景下,面对人民群众不断增长、提高的健康需求,如何做好中医药传承与发展已成为时代命题。抢救名方古方、呼吁设立“中医药文化传承日”、推动中医药立法、推动中医药产业化和国际化……为让中医药这一“民族瑰宝”更好地适应时代发展,更好地造福于民,全国政协委员们积极奔走、建言献策。

    为中医药“扶正”

    “我呼吁设立‘中医药文化传承日’来积极弘扬中医药传统文化。”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湖北省卫生计生委主任杨云彦强烈建议将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的出生日期(7月13日)设立为我国中医药传统文化日。

    杨云彦的呼声在于借此反驳社会上流行的“唱衰”中医药的论调。据记者了解,自16世纪西医传入中国并逐步取得发展以后,“唱衰”中医的言论就随之而生,并延宕至今。1879年,著名经学大师俞樾便发表了《废医论》,认为中医与巫术、占卜联系密切,是愚昧无知的医学;五四运动后开始的中医存废之争,更是让中医药的发展历经曲折;自2006年以来,方舟子等名人再次引发出一场声势浩大的反中医批判活动,随着自媒体的发展,“伪科学”“中医有毒”等“唱衰”中医药的论调在网络上此起彼伏。

    对于这些论调,杨云彦等专家认为,“中医药是宝贵的医药、科技、文化遗产”,为中医药正名是理所当然。虽然中医药在快速变化的时代中出现了一些“不适应症”,但必须肯定的是,中医是我国各族人民在几千年生产生活实践和与疾病做斗争中,逐步形成并不断丰富发展的医学科学,为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重要贡献。党和国家对于中医药高度重视,自1982年国家《宪法》写入“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之后,1991年我国又将“中西医并重”作为新时期卫生工作总方针之一。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完善中医药事业发展政策和机制”,从而将中医药的发展提高到了政策层面。

    为中医药“扶正”是每年全国两会上从不缺失的声音。如2014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中央常务副主席蒋作君就表示,即便是时至今日,中医药仍然是保障人民健康的独特卫生资源,是潜力巨大的经济资源、具有原创优势的科技资源、优秀的文化资源和重要的生态资源。他同时呼吁,将中医药发展纳入国家战略,编制并实施中长期发展规划。

    为进一步推动中医药传承与发展,凝聚更广泛的共识。2014年两会刚过,在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王全书的带领下,全国政协委员侯云春、龚立群、王承德、吴明江、温建民和专家学者赶赴河南新乡百泉参加了“中医药传承与发展座谈会”。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政协副主席龚立群在座谈会上表示,中医药预防保健作用独特、治疗方式灵活、费用比较低廉,特别是随着健康观念变化和医学模式转变,中医药越来越显示出独特优势和不可替代的作用。

    而在更高层面上,积极传承与发展中医药的共识也更加坚固和广泛。2014年12月23日,以“中医药———国家战略资源”为主题的首届中医科学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以“科学认识中医药,促进中医药传承和创新”为宗旨,提出了深化改革、加快推动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战略目标。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大会上表示,中国的基本国情决定了破解医改这个世界性难题、解决好13亿人民群众的看病就医问题,必须探索“中国式办法”。长期以来,中西医结合是中国医药卫生事业的重要特征和显著优势,也是探索医改“中国式办法”,构建中国特色医药卫生体制的必由之路。

    当务之急在“立法”

    在全国政协委员们为中医药传承和发展锲而不舍鼓与呼时,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12月传出一个好消息:我国首部《中医药法》的立法工作已经完成公开征求意见,国务院法制办等有关部门正在将征求意见汇总,并根据意见进一步对草案修订完善。在委员们看来,这意味着我国中医药立法工作已经走到了“最后一公里”。

    据记者了解,关于中医药立法的呼声30年前就已有之,1983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会议上,中医名家董建华等代表首次提出中医药立法议案。自此而后的30年来,呼吁和推动中医药立法工作便成为每年两会上代表和委员们关注的焦点。

    在不断的呼声当中,我国中医药立法工作不断推进。国务院2003年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条例》,2009年出台《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同时国家财政也加大了对中医药事业的支持力度。

    但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原党委书记姚乃礼看来,中医药立法还需“临门一脚”。

    “各地中医药事业发展仍不平衡,特别是基层和农村。为什么国家有利于中医药发展的政策措施不能很好地贯彻执行?”姚乃礼认为,其关键就在于很多人对中医药的认识看法还有问题,只有通过完善立法,才能统一认识,将各项政策落到实处,有了法律的保障,就可以排除目前或多或少存在的“人”为因素。

    相关法律的缺失,最直观的表现就是省市中医药管理机构仍不健全。据全国人大代表、河南邓州中医院院长唐祖宣介绍,目前各省级中医药管理部门设置状况不一。31个省级中医药管理机构中,副厅级中医(药)管理局不到一半,地市级、县市级中设有中医药行政管理机构的更少。中医药管理体系不够完善,就很难保证政策措施的上通下达。

    在全国政协委员、著名骨科医生温建民看来,立法缺失导致政策贯彻不畅外,我国现行涉及中医药的法律法规仍存在着不小的“硬伤”,在客观上制约了中医药的传承发展。“立法层次低,体系不完整。中医药的法律法规主要参照西医药模式制定,没有充分体现中医药发展规律和自身特点,没有考虑中医药实际情况。”

    而“国际争端”是迫切需要完善中医药立法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据记者了解,虽然近年来中医药在对外文化交流领域捷报频传,如中医针灸申遗成功,《黄帝内经》和《本草纲目》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等。但与此同时,一些国家正试图通过立法、制定标准等手段,争夺中医药知识产权和主导权,企图将中医药的理论知识和诊疗技术方法据为己有。

    “完善的立法有利于中医药传统知识产权的保护”,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北京市主委于文明表示,要从国家利益和战略高度来考虑中医药立法问题。现行法律法规下很难为中医药传统知识产权提供充分的保护,因此必须在法律框架内建立中医药传统知识保护制度,从而完整地保存中医药传统知识,保障中医药传统知识的延续和发展,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

    老百姓须是最终受益者

    中医药是我国人民群众在长期与疾病作斗争的实践中逐步形成的智慧结晶。在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健康需求日益旺盛的当下,要想更好的传承和发展中医药,就必须将中医药所带来的益处反馈给群众。在全国政协委员们看来,这是促进中医药传承与发展必须打好的坚固基础。

    “面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要解决十几亿人的医疗卫生保健问题,切实解决‘看病贵、看病难’问题,就必须充分利用中医药这一宝贵的卫生资源。”龚立群表示,为了让老百姓更好地从中医药里得到益处,以满足健康和生活需要,这就需要中医药进一步“强筋壮骨”。为此他建议进一步加快研发新技术装备,及新的提取、分离、浓缩、干燥等生产工艺,提高中药产业的生产技术水平,从而使老百姓享受到质量高价格宜的中医药。

    全国政协委员司富春持同样的看法,他认为当下还必须不断完善中医药预防保健服务体系,加强中医药预防保健服务创新。认真挖掘中医“治未病”和养生保健技术,建立养生保健适宜技术推广基地,积极开展中医“治未病”预防保健服务;同时还要研发具有中医文化特色的实用的保健技术和产品,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样化的健康保健需求。

    不仅要造福健康,还要切切实实地“造富”经济。在全国政协委员们看来,要让老百姓成为中医药的健康受益者,更要让传承与发展中医药产业的老百姓成为经济上的受益着,这是做好中医药传承和发展的长远之策。

    “以前我们只知道上山采点药,换点零花钱,现在我们把它当成了产业,地里种,坡上种,房前屋后种,光荒山柴胡种植面积就达2000余亩。”河南新乡南寨镇上腊江村的农户石明信说,正是因为在中医药上尝到了甜头,他才如此地在中医药种植上下大力气。据介绍,本是靠天吃饭的上腊江村,在种上中药作物柴胡之后,连昔日的荒地都能年收入2000元,这让当地群众致了富、发了家。

    “造富”于民得益于当地“集团+基地+农户”的药材种植模式,这样的模式让当时在辉县百泉参加“中医药传承与发展座谈会”的委员们赞不绝口。据河南百泉药都集团董事长郭新富介绍,为更好的发展药品经济造福于民,该集团不仅向群众开展药材知识讲座和培训,建立中药材基地示范引导,还免费为农民提供药材种子,并实行技术人员包村、包地块等方式,使中医药种植形成产业化,带动了群众致富,使中医药真真切切的将“红利”反馈给了群众。

    据悉,2015年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已于1月11日在北京召开,会议研究部署了2015年中医药改革发展重点任务。会议强调,2015年中医药工作要坚持以改革理念和法治思维,继续服务于深化医改,服务于人民健康,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于构建中国特色医药卫生体系。规划已定,中医药传承与发展的前行道路值得我们所有人期待。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