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杂志社·记者 >> 记者 >> 李香钻

7%:中国经济再出发

2015-04-02 11:25:45 来源:中国政协 李香钻我有话说
0

    观察中国,“速度”是个绕不去的话题。在以近10%的年均增速飞翔了30多年后,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高速,似乎成为中国经济的常态和惯性。而今,步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正开始放缓高速运行的步伐,谋求更高质量的发展。

    7%左右———这可能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最受关注的数字,成为引领中国经济走向新常态的标志性指标。回溯可知,新世纪至2012年前,我国GDP增速一直保持在8%以上,此后三年中,政府工作报告均将当年的GDP增速目标设定在7.5%或7.5%左右。由此,一些人发出“中国经济是否会失速”的疑问,患上了“换挡焦虑症”。那么,7%意味着中国经济发生了哪些变化?背后有何深意?

    7%“考虑了需要和可能”

    科学,务实,理性,一个数字折射出中国发展的未来。政府工作报告称,这一目标的确定“考虑了需要和可能”。

    之所以“需要”,是因为“与经济总量扩大和结构升级的要求相适应”。“降低增速目标是应对当前形势做出的务实之举。”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刘树成解释说,“就像开车,速度适当降下来,才能完成换挡动作,发展才有可能向提质增效的新方向前进。”

    “我们需要理性地分析我国经济增速下降的原因。”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认为,如果考虑中长期因素,大致有三类原因:一是潜在经济增长率的下降。在摆脱贫困陷阱之后,低收入经济对应高的潜在增长率,中等收入经济对应中的潜在增长率,而高收入经济对应低的潜在增长率。随着资本存量的增加和剩余劳动力的减少,潜在增速必然下降。二是经济中结构扭曲的纠正。过去这些年中特别是2008年之后,我国经济中的结构扭曲日趋严重:投资结构扭曲、产业结构扭曲、融资结构扭曲等,造成大面积产能过剩,投资回报大幅度下降,环境破坏加剧。纠正这些扭曲,必须停止、减缓、调整以往增长模式。三是激励机制的变化。过去那种政府深度参与经济决策的模式正在淡出,但规范市场经济的服务型政府模式尚未建立,这也是导致增速下降的原因。

    之所以“可能”,是因为中国经济的雄厚基础、巨大韧性、潜力和回旋空间。事实上,7%的“中国速度”仍然“傲视群雄”。世界银行预计,中国2015年经济将增长7.1%,远高于作为发达经济体的美国(3.2%)、欧元区(1.1%)、日本(1.2%)、英国(2.9%)等。在余下的18个发展中国家当中,除了中国,也没有一个国家的预计增速超过7%。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增速虽然放缓,实际增量依然可观。按2014年中国GDP规模(63.65万亿元人民币)为基础估算,若增长7%,则中国2015年GDP增量约为4.46万亿元人民币,按当下汇率约合7200多亿美元———这一数字超过2013年瑞士全年的GDP总量。

    追求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的发展

    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实现7%的目标并不容易。投资增长乏力、新的消费热点不多、经济发展方式比较粗放、创新能力不足、产能过剩问题……这些都是一块块难啃的硬骨头。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电网董事长刘振亚透露,今年前两个月,用电量增速持续下滑,累积增长不足2%。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从长期看,经济增速应是劳动生产率增速与劳动力供给增速之和。“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劳动生产率逐渐下降,目前仅为7%左右,人口结构变化使得劳动力供给几无增长。”

    如何办?钱颖一委员认为,“先说不应该如何办。第一,不应该出台大幅度刺激需求的政策。刺激需求只能有暂时效果,但是改变不了潜在经济增速,更会恶化经济结构中的扭曲。第二,不应该过度依赖央行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要起作用,必须配套结构调整措施。美国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同时,采取‘去杠杆’的结构调整,才有了经济回升。当前欧洲和日本的宽松货币政策,还必须配合结构调整,才能最终见效。”

    委员们认为,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实现持续增长,须靠全面深化改革和创新驱动,促进经济的转型升级。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建议,要以结构性改革破解结构性矛盾。例如:尽快启动消费税改革,并明确作为地方主体税种,这有利于形成激励地方政府的“正能量”;财税体制改革在“放水养鱼”上要有更大力度,这有利于激发社会资本创新创业的活力;对小微企业设置更低的增值税税率,提高企业所得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形成小微企业的自动减税机制;支持为中小微企业服务的社区银行、互联网金融机构等民间金融创新发展、规范发展;从经济转型升级的角度看,调整教育结构十分迫切,要进一步放宽社会资本进入职业教育的门槛,提高技术应用型高校的比例;尽快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加快普及高中阶段教育。

    经济新常态下,要实现“换挡不失速”,就要及时调整经济发展的引擎。李克强总理多次提及的打造经济的“双引擎”———创业创新的新引擎和改造升级传统引擎,也是委员们热议的焦点之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子学会秘书长徐晓兰建议,大力发展“众创”空间,积极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新常态。“发展‘众创’空间要充分尊重创业者群体的需求,充分发挥行业领军企业、创业投资机构、社会组织等力量的支撑作用,释放创新创业政策集成和‘互联互通’的系统有效性。”全国政协委员、隆平高科董事长伍跃时建议,要落实企业创新主体地位,“明确政府科研扶持资金直接投向企业的比例并逐年提高,充分发挥研发合同的约束与激励作用,建立研发后补助制度,通过赛马机制的建立提高企业自主创新的积极性。”

    对于是否能实现7%左右的增长,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林毅夫持乐观的态度。他说,“在新常态之下,实现7%左右的增长是没有问题的。”他认为中国经济还有巨大潜力可挖。“第一,我们可以从中低端向中高端的装备制造业转型,新的电子产业、材料产业、精密仪器产业等可以带动经济增长。第二,互联网催生新的业态,如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快递业务等值的期待。第三,绿色环保产业、新能源产业等新的产业可以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逐渐失掉比较优势的传统劳动力加工业可以转移到非洲,创造很大的外销市场。第四,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我国对其他地方基础设施的投资加大,可以化解像水泥、钢铁、电解铝等过剩产能,也会创造很大的市场需求。”

    调低GDP增速只是一个开始,正如政府工作报告中所指出的,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结束30多年高速增长“传奇”,换来了中国经济更稳定、健康的发展预期,值得期待。

    “一升一降”:速度降下来获得感升上去

    政府工作报告中,和7%同样引人注目的,是一系列民生数字的“升”: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又提高10%;城乡低保标准分别提高9.97%和14.1%;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超过4%;全民医保覆盖面超过95%……“一降一升”之间,政府的民生情怀得以彰显。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认为,“只有发展方方式转变了,经济发展才会更健康、更具持续性,才能为民生的持续改善提供坚实的基础和‘弹药’。这就是‘一降一升’的意义所在。”

    今年两会上,“获得感”是和7%经常并称的高频词。“难度再大,今年也要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让法律成为劳动者权益的守护神”;“坚决把民生底线兜住兜牢”;“让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教育改变自身命运”;“打造健康中国”;“让人民群众享有更多文化发展成果”……政府不少可圈可点的靓言靓语,阐释了“获得感”的内涵,也成了委员们热议的重点。不少委员认为,“获得感”就像一杆标尺,衡量着人民群众的生活,衡量着改革举措的成功,也衡量着政府的种种努力。

    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就要以人民群众的需求为改革的导向和动力,就得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聪明才智,让人民群众成为社会发展进步的推动者、参与者、受益者。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原副组长范小建建议,要始终抓住最困难地区、最困难群体和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坚持雪中送炭,不搞锦上添花。把扶贫真正作为长期历史任务,制定分阶段的工作目标,不搞齐头并进,更不追求所谓 “同步”。

    全国政协委员、中山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毛蕴诗建议,加强执法队伍建设,加大环保违规的处罚力度,拓宽司法救济途径。要严格追究污染者的环境责任,建立环境责任的终身追究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中央办公厅主任游宏炳建议,研究建立应对经济发展周期、应对特大自然灾害的政府和社会成员同甘共苦的收入分配和社保分担机制,从制度设计、舆论导向等方面促进共识。

    ……

    科学发展,缔造幸福中国,已经到了付诸实践的阶段。委员们表示,让获得感随GDP总量年年增,中国经济才能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人们才能生活得更加舒心、安心、放心、对未来更有信心。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