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社会

京沪公布网约车“细则” 三大关切如何回应

2016-10-09 08:43:09 来源:新华社 我有话说
0

  新华社北京10月8日新媒体专电 题:京沪公布网约车“地方细则”,三大社会关切如何回应?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叶健、丁静

  8日,北京、上海两地同时公布网约车地方细则征求意见稿。此前,交通部等部门联合出台网约车新规。随着新规11月1日实施日期的临近,两个特大城市细则的出台,对于其他地方具有风向标意义。对于公众关心的一些焦点问题,两地是怎样回应的?

  焦点1:门槛

  ——特大城市的私家车主还能开网约车吗?

  从目前出台的地方细则来看,在“公交优先”和治理拥堵等“城市病”的考虑之下,特大城市对网约车的“门槛”仍然较高。

  第一道门槛是针对车辆。北京规定,网约车不仅需要北京车牌,5座三厢小客车排量不小于2.0L或1.8T,7座乘用车排量不小于2.0L,车长大于5100毫米。

  上海则规定,车辆不仅要有上海车牌,而且要达到国五排放标准,轴距要达到2700毫米以上,新能源车的轴距也要达到2650毫米。记者查阅资料发现,目前上海网约车的主流车型如比亚迪秦及荣威E550,均能达标。

  第二道门槛是针对司机。北京、上海均要求司机为本市户籍,北京还进一步限定男60岁、女55岁以下。此外,京沪两地都对司机的安全驾驶记录和守法记录做出了要求。

  在对司机的要求中,影响最大的当属户籍。记者采访发现,目前在北京、上海的网约车司机中,不少是开外地车牌车的非京籍人员。

  第三道门槛是针对平台。京沪两地的一大共同点,就是要求平台承担承运人责任,必须同时具备线上、线下服务能力,相关数据均需接入监管平台。

  例如,上海规定,网约车平台如果非本市注册企业法人,应当设立分支机构。北京提出对网约车平台实施许可管理,经营期4年,到期审核合格后可延期。

  对此,交通运输部深化出租汽车改革首席专家徐康明认为,从已经披露的地方征求意见版看,虽各有特点,但对网约车数量、运营标准等均设有严格的门槛。一些特大型城市发展受到人口、交通、空气的制约,对网约车设定高门槛也可以理解。

  “出租车改革需要体现错位、融合发展,如果把网约车变成巡游车,改革就没意义了。”北京交通发展研究院院长郭继孚说,改革要确保新旧业态平稳过渡、共同发展。

  焦点2:价格

  --多地管控网约车数量、价格,打车会不会更贵了?

  “打车贵”“服务差”是出租车行业的痛点。此次改革中,多地对网约车提出数量、营运标准的严格门槛,会不会使打车价格更贵?

  三道门槛限制之下,达标网约车数量预计将大幅缩减。滴滴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按此标准,滴滴达标的网约车仅为目前总量的5%。按照目前上海网约车数量约30万辆计算,达标网约车数量约为1.5万辆,相当于上海出租车数量的四分之一。

  对于未作明晰规定的顺风车,京沪也提出了明确的杠杆:本地牌照,一天两次。以运量管控,来避免私家车以合乘为名,行网约车之实。

  对于定价机制,北京规定网约车实行市场调节价,必要时可实行政府指导价。要求网约车平台不得有为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上海也规定,网约车实行市场定价,但需明码标价。

  一方面是网约车运力的减少,另一方面是是由市场定价,两相结合是否会加剧“打车贵”现象?

  业内专家认为,运力规模的变化是影响市民打车难易的关键问题。所以,短期内供需会存在一定矛盾。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政策的逐步落地和市场的逐利驱动,供需矛盾会逐步缓解。

  上海大众交通董事长杨国平告诉记者,从运力来看,目前特大城市的出租车仍存在一定的挖潜空间,此外,随着市场的规范,正规的网约车公司也会拿到更多的网约牌照,这些新增的运力供给会缓解打车贵、打车难的问题。

  “我们期盼细则尽快落地,使网约车作为新事物能够尽快规范发展。”首汽约车CEO魏东说,巡游车有他的特点,但网约车会加快出租车行业的服务升级和业务模式升级。二者需要统筹、错位发展。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说,目前网约车价格基本上是市场定价,补贴力度减少也是市场发展的必然结果。未来,价格竞争会转为服务竞争,通过提高服务质量,创造品牌效应。

  焦点3:牌照

  --改革能否避免权力寻租?

  出租车过往的历史表明,牌照也有可能沦为权力寻租的工具。那么,地方新政能否解决这个问题?

  对此,北京规定,改革巡游车经营权管理制度。新增巡游车经营权一律实行期限制;存量巡游车未明确经营权期限的,通过车辆更新逐步实行经营权期限。

  同时,建立巡游车企业、行业协会、驾驶员和工会的“份子钱”四方协商机制,并根据经营状况、成本费用、租价变动等因素动态调整。鼓励巡游车企业兼并重组,鼓励巡游车企业转型提供网约车服务。

  相类似,上海也规定,出租车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有期限使用,期限为6年,到期后根据服务质量再进行招投标。

  实际上,包括网约车在内的出租车,寻租的关键在于有偿经营权,这种有偿,不仅包括价格,更包括政策门槛,只有搭建公平开放的标准,才能避免权力寻租。

  “‘份子钱’平等协商,实行动态调整,有助于让出租车司机掌握更多话语权、议价权,提升出租车司机的积极性。”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公路交通发展研究中心虞明远说。

  目前,一些地区已经开始探索降低“份子钱”。在杭州,多家公司返还承包金的10%给司机,另外还通过补贴、奖励的方式,“份子钱”从每月8000元降到最低每月6400元。

  在上海,滴滴出行与上海海鸥控股等机构发起了“上海海鸥出租汽车驾驶员服务社”。服务社不收份子钱,入社驾驶员每月只需要缴纳50元服务费,便可享受发票管理、车辆商业保险、线上代缴税金等服务。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