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社会

环保部督察组:北京部分地区治霾预案未落实

2016-10-17 11:04:46 来源:京华时报 我有话说
0

  16日,环保部表示,10月15日华北环保督查中心派出督查组对北京市海淀、丰台、门头沟、通州、房山、大兴(含亦庄开发区)等地重污染天气应急响应情况开展专项督查。结果显示,北京城乡结合部及郊区的应急响应预案没有落到实处。

  截至16日上午10时,实地抽查发现各类违规工地10余家,道路扬尘、小锅炉污染、垃圾焚烧等点位10余处。环保部相关负责人介绍,针对应急预案普遍存在的执行不到位的问题,环保部将进一步加大督查督办,对措施不落实的地方政府,将依法约谈和问责有关负责人,确保各项应急措施执行到位。

  督查现场

  施工扬尘

  督查发现的主要问题包括部分工地未按要求实施停工,导致部分地区扬尘污染没有得到有效控制。15日下午,丰台区西局村旧村改造项目XJ-09商业金融项目,仍有土石方开挖作业,地基基板施工有大面积钢筋切割和焊接作业,烟尘排放明显。16日上午,通州区宋庄理想公寓附近(通燕高速北)有一处工地正在进行土石方施工,现场还有大面积裸土区;宋梁路与通湖路交叉处还有一拆迁工地,正在进行拆迁作业,扬尘严重。

  汽车尾气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日重污染天气期间,环境保护部和北京市环保局联合开展的路检抽测结果表明,机动车污染比较严重。10年以上车辆的超标率较高;运行里程超过30万公里的出租汽车排放超标率达到80%-90%。重型柴油车超标问题比较突出,部分车辆车用尿素添加不到位,一些车厂生产的新车存在问题。

  外地进京车辆污染问题十分突出。外地进京车辆达到30万辆/日左右,其中重型车占到三分之一以上。外地进京重型车中,80%为过境,20%为进京运送生活物资。在近日重污染天气期间,环境保护部和北京市环保局在部分进京路口联合检查发现,一半以上进京或过境外地重型车辆无法达到绿标车排放水平(国三排放标准以上),这些车辆每车排放量相当于200多辆国四小轿车。近年随着环保监管力度加大,国四以上重型柴油车进京比例有所提高,但是由于相当部分车辆没有正常添加车用尿素溶液,氮氧化物排放依旧很高,甚至超过国二排放水平的黄标车。

  焚烧垃圾

  此外,焚烧及散煤污染仍有发生。15日下午5点左右,沿西六环147-150公里处两侧一公里范围内,发现有5处垃圾焚烧点,有的焚烧面积较大,黑烟弥漫。16日上午9时,房山区房窑路夏村绿色燃气集中供热站门口有焚烧垃圾现象,烟尘排放问题突出。

  举措:研究过境车绕行北京措施

  环保部表示,将督促北京加强对重型柴油车的监督检查,推进黄标车和老旧车淘汰,加快国六排放标准研究制定;督促京津冀地区为出租车辆更换三元催化器,加强路查路检,严格处罚超标排放车辆,重点查处超标重型柴油车;推进北京市加快制定实施京六油品标准,研究外地过境车辆绕行北京措施。

  记者探访

  供暖季临近市长暗访地已无煤

  今年年初的第二个周六,北京市长王安顺“四不两直”奔朝阳区城乡结合部来了一次暗访。在朝阳区黑庄户乡郎辛庄村,蜂窝煤随意堆放售卖、出租房内人们扎堆取暖等问题都在现场被及时发现。

  距离市长到访已过去大半年,上周六,虽然郎辛庄村与北京其他地区一样仍处于处于霾和空气重污染双黄色预警中,但和三个季度前相比已有了不小的变化。经一位村民引路,在新修建的围墙后面,记者看到了一大片空地,只有地上还散落的些许煤渣,记录着这儿是曾经堆放、售卖散煤的过去。

  年初市长暗访时正在值班的村支书王超也在现场,他告诉记者,“当时市长来过之后,我们立即对全村的散煤堆放和售卖点进行了彻底的清查和取缔,连并周边的库房和外来流动人口也进行了清退和疏解,腾出来一大片空地恢复其生态原貌。今年入秋以来,我们就严控村里的三个入口,凡是拉着煤的,不管大车小车一律不让进。”

  此外,据黑庄户乡城管执法队队长陈延岭介绍,年初执法队对全乡16个村进行了细致的摸底排查,共查处9个点位19家卖散煤的商户。“最大的占地近4亩地。今年秋冬,我们要求各管片加大巡查、排查、取缔力度,遇无证游商将依法进行暂扣和处罚。”

  全村煤改电入户已完成80%以上

  全村煤改电已经完成超八成。王超说,一开始老百姓肯定或多或少地会有些顾虑,用电取暖费用太高承受不了怎么办?机器投入成本高,使用过程中坏了谁来出钱维修?面对这些疑惑,村里也做了不少工作。

  他举例说,就拿最贵的约克空气源热泵来说,整个设备的首次投入就需要4.2万元上下,但政府财政的补贴高达90%。此外,村里还和约克的厂家协商,将3年的保修期提升至6年,并在村里设立维修服务点。目前村里的用户登记率已经达到百分之百,根据施工进度已完成80%,“我们要在10月底之前全村安装完毕,决不耽误老百姓取暖。”

  而在电价的考量上,郎辛庄村综治办主任薛凤辉介绍道,据初步计算,用电取暖在成本上可能会比烧煤贵一些。但政府从以前开始就有电价补贴,晚9点到早6点是3毛一度电,白天是4毛8,取消阶梯电价。现在的补助力度更大了,晚上只要1毛一度电,平均算下来200平米一户的院子,一个取暖季的电费约在7000多元,虽然比烧煤要贵一些,但方便了、干净了,也更安全了。

  王超表示,再退一步讲,现在村里全村禁煤、无煤可烧,只能用电取暖。“村里现在就是有的老百姓家里还有一些存煤,我们正在和金泰集团沟通,看能否以合适的价格进行回收。”

  对话

  治理雾霾与每个人都有关系

  朝阳区黑庄户乡郎辛庄村属于城乡结合部,在今年北京掀起大规模治霾举措后,将“被迫”告别燃煤时代。那么,对于住在这里的人来说,他们如何面对取暖和呼吸新鲜空气产生的矛盾呢?记者随机采访了在这里租房住的王大姐,和当地村民赵先生与郎辛庄村综治办主任薛凤辉。

  1.您的家乡在哪里?出于什么缘由选择到北京来生活?

  王大姐:我和丈夫来北京打工已经有十多年了,我的家乡就是那个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的重庆市巫山小三峡,虽然家乡空气清新、风景宜人,但农村人多地少的现实真的满足不了生计。我的丈夫是个手巧的木工,在北京能做些建筑装修的活儿,这才养大了两个儿子。

  2.今年市长来过之后,外地人在这里集中租房、烧煤取暖的现象还有么?

  王大姐:听说今年年初的时候,市长在村里曾见到在十几平米的小屋六七个人挤着取暖。但现在外地人挤在一起集中租房的好像已经很少了,像我们这样租房东闲置的厢房倒是比较常见。

  郎辛庄村综治办主任薛凤辉:目前村里的常住人口有300多户,流动人口有3100人左右,这比前两年的1万多流动人口已少了很多。下一步,还将加大棚户区改造、拆除违建等力度,对不利于空气质量改善的焚烧垃圾等行为也将加大监管。

  3.今年冬天还会烧煤取暖么?

  王大姐:村里已经不让烧煤了,而且房东也都安装了用电取暖的设备。毕竟我们是租别人的房子,房主怎么取暖,我们也只能跟着做,有点像大人和小孩的关系。

  而在另一个屋,房主赵先生这个月刚刚完成了空气源热泵的安装,正在进行设备调试。260平米的房子共安装了两台设备,8个出风口能保证五六口人在每个屋子的取暖,经测试,冬天的室内温度能维持在20度左右。

  4.您认为不让烧煤对自己生活有什么影响?

  王大姐:以前租房住的时候,大家在一个院子里都烧煤,虽然烟雾缭绕的,不过的确是很便宜,一个冬天我们一间房分摊下来几百块钱也就够了。但要是用电取暖的话,除了一个月500左右的房租,取暖费可能也得分摊三四百块钱,生活成本无疑是增大了。用电可能最大的好处就是干净点、方便点吧。

  5.您怎么看待北京最近连续的雾霾天气?

  王大姐:谁都不喜欢雾霾天气,谁都喜欢呼吸新鲜空气,但好像其他地方最近也有雾霾,这和烧煤、烧秸秆、烧垃圾可能还是有关系的。我的家乡可能空气是要好很多。雾霾现在在北京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没有办法避免,但我还是希望雾霾能治理好,这也与我、与每个人都有关系。(记者贾婷)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