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评论

重构科学评价体系,跳出“唯量化”陷阱

2017-06-13 16:59:18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我有话说
0

  数据时代最大的社会风险之一,就是互联网数据的失真。深入分析可以看到,时常出现的互联网数据造假不仅由营销牟利驱动,背后更有深刻的社会评级机制诱因。这就是对数字的迷信带来的评价体系和价值取向被量化,正让我们陷入定量化的陷阱。

  现代管理学推崇泰勒任务定额化、程序标准化的量化管理,这套管理体系也在各个国家逐渐发展为一套社会价值评判和分配系统。然而,价值评判和分配依据的过度量化,却给数字造假提供了原动力。

  “量化考核必然带来数据造假。”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界人士坦言。互联网时代的核心竞争力是流量,以流量数据作为评价标准形成生态链就会存在利益链。以投资创业为例,投资者一旦投了某家企业,其实不在乎真实的阅读量、订单量、点击量是多少,而只关心是不是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用相应的阅读量、订单量、点击量将企业包装成一个有前途的故事,从而将企业像击鼓传花一样抛给下一个接盘者。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教授王军以信息生产领域为例称,在自媒体行业中,资本缺乏对自媒体的评价标准,导致“唯阅读量”的单方面量化评价,这个评价导向催生了一批投机性质的自媒体。“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不仅扰乱了自媒体生态,更推高了资本泡沫,最终影响企业的发展。”

  如果说,GDP造假的逻辑是“数字出官,官出数字”,那么互联网行业的数据造假的逻辑便是“数字生钱,钱生数字”。“互联网+”时代,评价指标的单向度,让整个评价体系异化为阻碍社会良性运转的枷锁。

  以网络视频为例,有业内人士指出,点击量造假的根源在于缺乏有效的评价指标,视频的价值被简单量化为点击量的多少。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大家都这么做,不做很吃亏,做了暂时没有恶果,于是各个环节都选择了数据造假。

  同样的逻辑可以从商业领域推演到个人职业发展、新闻信息生产、社会运行管理等方方面面。人们迷信“排队理论”,认为排队的人越多东西越好,于是有了造假的“网红奶茶”和形形色色的饥饿营销;论文数量成为职称评定的“独木桥”,于是癌症治疗的名医因英文不好只能上网找机构润色论文,最终被外国出版集团被查出学术问题;种种指标和数据的相背离,酝酿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风险。

  以互联网媒体为例,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部的朱传欣认为,点击量造假,看似皆大欢喜,实则满盘皆输。所幸部分重灾行业已经是久病成医,对点击量造假,各方自有两本账、心知肚明,而用户也知道数据之中有猫腻,开始更信任“体感温度”而不是“宣传热度”,现在把点击量真当回事的人正在日益减少。因此,现在需要有人像那个孩子一样说破皇帝新装的秘密。

  在“互联网+”时代,产品和服务离用户的距离实际上更近了,畅通用户的表达渠道,从技术上切断数据造假的路径,从政策上管住数据造假带来不法利益链条,就能够保证数字的真实准确,维护真实的社会评价表达。因此,需要对各类社会征信平台进行严格规范,扩大征信渠道和提升征信标准,确保征信数据的可靠性。

  遏制互联网数据造假,还需要直面问题,为“互联网+”建章立制。有互联网企业投资人表示,数据造假可以视作互联网企业成长中的烦恼,正是因为“互联网+”作为新生事物的价值暂时难以估量和验证,而传统的定量化评价方式无法适用,才导致数据造假成为一个问题。因此,必须在发展过程中逐步为“互联网+”建章立制,引导互联网企业寻找到正确的价值取向。

  比如,目前不少互联网企业不再单纯比拼流量和点击量,而是以活跃用户数量、社会带动效应等作为核心竞争力,这也是向多元化价值评价方向转型的努力。

  并非所有目标都应该定量化,数字化生存迫切需要诚信公平的社会环境支撑,诚信公平就是很难量化的。避免数字化时代量化评价带来的失真,需要更理性地对待数字。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奋进新时代——党的十九大全媒体报道

绘就伟大梦想新蓝图,开启伟大事业新时代。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18日上午开幕。[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