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新闻频道 >> 社会

“30万缺口”高压工作 麻醉医生顾不上诗和远方

2017-11-21 15:01:5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我有话说
0

  30万人员缺口下 麻醉医生顾不上“诗和远方”

  2005年,北京某著名三甲医院麻醉科主任田然(应采访者要求,此为化名),应邀前往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UCSF Medical Center)短期工作。她发现,当时美国麻醉科医生薪酬为700美元/小时。田然算了一下,是她彼时在国内工资的20倍,差距之大,远超出她的想象。

  工作压力大、风险高、培训周期长,使得麻醉科医生在美国获得了优待。相比之下,我国麻醉医生收入很低,而他们所面临的高风险和高压力,相比美国医生,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30万缺口”背后的高压工作

  北京某三甲医院麻醉科医生宋颖(应采访者要求,此为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她曾经创下一天做12台全麻手术的纪录。10月31日,记者采访她的当天上午,宋颖刚参与了一位80多岁高龄老人的手术,身材娇小的她一上午几乎全程穿着30多斤重的铅衣,在放射照像的手术间内进行患者体征监测和给药。

  宋颖是2011年从北京协和医学院临床专业(8年制)毕业的,在问及她当初为什么要选择麻醉科时,只能利用吃午饭时间接受采访的宋颖说了一个很质朴的理由:“当初就是想找一个下班不用操心病房,周六日可以休息的工作。”

  宋颖所在的三甲医院平均每年有近3万例手术,而麻醉科仅有44位医生。宋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你给药麻醉患者的时候,就已经在想着要如何让这个患者醒过来。而在手术过程中,整个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的,患者体征一旦出现丝毫异常,你就会像一个弹簧,‘嗖’地一下弹起来。”

  如果按照手术间数量、值班安排、进修安排、开会、正常休假、病假和产假等多方面因素来测算,加上外院培训人员,目前该麻醉科仍有20多人的缺口。而根据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医师分会的一项大规模摸底调查显示,截至2015年,我国有麻醉医生75233人,每万人拥有麻醉医生0.5人,而美国是每万人拥有2.5名麻醉专业人员,英国则是2.8名。如果按照每万人需要2.5个麻醉医生的标准,中国至少还应该配备30万名麻醉医生。仅从数量上看,我国麻醉医生只有“标准配置”的五分之一。

  如何解决麻醉医生的短缺问题,田然表示,需要相关政策支持和多方努力。目前,田然的科室有20余位外院来接受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医生以及进修医生,他们为缓解麻醉科的人力短缺提供了很大的帮助。田然很羡慕有些医院麻醉科基地有200位住院医生的人力,“教学水平高,自然会吸引很多的住院医生来基地进行培训。这样麻醉科人手充足了,也会让医生有更多时间提高教学水平,形成良性循环。”

  然而,有大量外院人力补充的医院毕竟是少数。目前,大部分医院的麻醉医生仍被牢牢栓在手术台前,缺乏应有的休息时间。教学和科研很多都是在有限的业余时间内完成的。

  麻醉医生在疼痛管理方面大有可为

  田然作为麻醉医生,还有十几年的疼痛门诊经验。有一对一直在她门诊就诊的老患者夫妇让她印象深刻。老先生癌症晚期,老伴儿一直陪着他就医。

  直到有一天,田然在例行查看好大夫在线网站患者来信的时候,看到了一封信:“您的老病人××在今晨去世。这段时间,在您的精心鉴别、用药调理下,他的肝癌晚期疼痛得到减轻,走的时候很平静,为此我们全家人特别感谢您。您的同情和关怀,您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给病人和家属带来了温暖,我们会永远记住您的。”

  看到这里,田然流下了眼泪。她回忆道:“最令我感动的是:患者家属在患者去世当天极为悲痛的情况下,还想着告知千里之外、每月只见一到两次的疼痛科大夫,可见对他们而言,疼痛的缓解对于患者是何其重要。而患者和家属对医生的尊重和感谢,是激发我们努力工作的无穷动力。”

  疼痛是绝大部分手术患者所恐惧的,也是很多慢性疾病尤其是癌症患者难以避免的,而麻醉医生在疼痛管理方面大有可为。

  田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麻醉医生特别自豪的一点是,我们不仅可以让患者在术中感觉不到疼痛,还可以缓解患者的术后疼痛以及慢性疼痛,包括癌症引起的疼痛,甚至参与到缓和医疗(临终关怀)中,为每一个生命的离开减轻痛苦。如果没有了痛苦,还怕什么呢?”

  有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实行3800万例麻醉,其中1100万是手术室外麻醉。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对麻醉的要求已不仅限于通过催眠、镇痛、肌肉松弛,保证手术的顺利实施,也不止包括术中生命体征的检测和维持稳定。事实上,麻醉医生的工作已经延伸到了术前:如对患者禁食禁水的管理、重要脏器功能的术前优化、对患者的宣教等。而术后患者的安全加速康复,也与麻醉医生在术中对血糖的管理、体温的保护、凝血功能的改善、恶心呕吐的预防等紧密相关。”

  中国医师协会麻醉学医师分会会长俞卫锋教授去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甚至预测,麻醉科将是未来医院里最大的科室。这一方面是因为麻醉医生需要对接整个医院的手术,另一方面麻醉可发挥的潜力巨大,如今胃肠镜、小儿CT检查等都需要麻醉介入,现代医疗对麻醉医生的需求更广。

  在田然看来,作为手术、多种内窥镜检查及介入治疗等的重要保障,麻醉医生人数的巨大缺口已经开始引起广泛的重视。人员的缺乏在一些医院已经开始影响手术和新技术的大力开展。麻醉学科与患者安全和其他科室的发展息息相关。为了确保麻醉科成为给手术保驾护航的平台而不是瓶颈,迫切需要从本科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医院人力资源分配、相关待遇等方面给予足够的重视和有力的支持。(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昶荣)

[责任编辑:芸子]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